2005-10-07

戒烟元年八月十一日,四海一家

从IP地址上看,我的访客里七成位于南中国,长江-淮河一线以南。一成半位于北中国,还有一成半位于国外。假期即将结束,猛然想起国外的这些朋友来,大约只有今天这个周末,大家才能环球同此凉热,四海一家放假吧?

论 坛里看见有身在日本和台湾的网友发贴,说是来节日值班,心里觉得有些酸楚。看自己人放假,心里总归是不大舒服。而到了各国放自己的国庆假,却又是个外人, 始终隔了一层。好像我1995年放春假不回家,中午时分拿了碗去食堂打饭,汹涌的人潮各自背了行李扑面而来,直奔广州路的大门,破门而去,而我只身逆流而 上去食堂。校广播室那帮王八蛋还欢天喜地的放肯尼基的萨克斯风《回家》,一种被全世界遗弃了的感觉顿时自上而下笼罩全身,直想敲了饭盆唱一曲《思想起》。

回 到宿舍,房间里空空荡荡。一个人玩房门,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。因为可以听见回声,经久不散,在走廊里回响不已。平常时候,即使到了12点以后,还有人在走 廊里踢球打牌聊天,断然听不到这种回声。如今十室九空,回声特别清晰,听到上瘾。门撞锁而闭,木框相击,木地板和门接角之处会有灰尘扬起。觉得反复开关几 次,应该有穷尽之时。没想到玩了半个小时,那灰尘依然故我,不见有半分衰减之相,才突然觉得竟然已经如此无聊。

搜集全寝四条棉垫,统统垫 在身下,换了干净床单上床看书。冬日透过长窗照了进来,躺在厚垫上觉得棉软无比,周身温暖舒适,也就这么睡着了。接下来的几天,按时吃饭,按时打水--- 因为一个人住,没有人邀约,错过饭点就无饭可吃,无水可饮,日子反而比上学时过得规律。我的意思无非是两点:

一、 远离故土,要自己找点乐子。二、生活若是能正常运转,也没有多大伤感的地方。

看 国内放假,我觉得总好过在国外和别人一起过圣诞。留学生们聚在一起,大吃一顿,说说故乡的事,总是说者有心,听者无意。看似温暖,其实只是一班根本不相关 的人聚起来取暖而已。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一群中国人大家聚在一起,应应节气,打发假日时光。定居国外的要好点,大家开了车相互拜访,切磋厨 艺。即使是满厨房乌烟瘴气,最终能集合在客厅喝酒聊天看国产录影带,多少是在家里,关起门来就身在中国了。这也算得是反求诸己,精神所至,处处故乡。

今 天周末,国外的兄弟姐妹和我们一样休息。一旦闲下来,看论坛网站全在休息,估计又要怀想当年国内种种。所以,今天估计要特别难过一点。不过老天十分公平合 理,东西十二个时区。等到明天开始,国外继续周末,国内全部上班。身在国外,大可以手按F5,不到一分钟就能看见新贴纷纷出炉,讲述各种国庆逸事。相当于 国内的各路神仙都不休息,陪你过周末,也是乐事一桩。

嘻嘻TV此时不过念电报而已,或是来一新闻集锦,请海外各路人马镜头前做马肥衣鲜祖 国花朵状。而和菜头写BLOG怀海外诸人,情谊深切。以一人之力敌一国家电视台,不亦NB乎?若我在海外,在这样的假期,估计也会忙得很。与菜头大醉,听 菜头讲单口相声,估计会是最受欢迎的节目。如此想来,吾亦不卡哇依乎?

唯其如此活宝,所以我被单独流放昆明。北京诸友FB,上海诸友大嚼,广州诸友持大螯就黄酒,我独在昆明,又和在国外有何不同?感同身受,四海一家。上网写博,国庆快乐!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是一本哲学书,但是却用了诙谐有趣的写法,一般大众也勉强可以读,但我还是认为它更适合受过完备教育的读者。虽然今天的完备教育也不怎么样,不过读起来至少不会太过吃力。 一看到诙谐有趣的写法,可能就有人会想到《苏菲的世界》这种哲学普及读物。不一样的,类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