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08-22

驯人之乐

人类驯养动物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,有的是为了解决食物所需,比如说猪、羊、鸡、鸭、鹅。有的是为了解决自身防卫问题,比如说狗。有的是为了充当打猎工具, 比如说鹰隼和鹭鹚,当然还包括前面提到的狗。还有的是为了解决交通运输问题,比如说马、牛、驴、骆驼及大象。甚至还可以是为了娱乐,比如老虎、狮子、海 豚、猴子等等。

动物有野性,也就是动物自己的天性,未必乐于为人所用,所以就得驯养。以鹰为例,中国很多地方都有驯鹰人,但是方法大有不同。北方人驯鹰的方法是“熬 鹰”,把鹰放在悬垂着的横杆上。鹰站不稳,随时得保持清醒才能稳定平衡,否则就会从横杆上掉下来。驯鹰人几天几夜不睡,陪着鹰一起熬,熬到鹰彻底崩溃,彻 底放弃,于是就驯服了。

而南方人只选取幼鹰,把它们的眼皮缝合上。每天饲养它们各种饵料,让幼鹰和人熟悉。过一段时间以后,把眼皮放开,于是驯鹰人就成了它在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亲 人,也就是说,鹰就被驯服了。我猜测南方的鹰和驯鹰之间一定有很复杂的情感,甚至不排除存在爱情的可能性。但是这种猜测过于繁琐,还是留给小说家门去展开 论述吧。

对于驯服的动物也要使用得法,如果人类在驯养的动物面前体现不出智性的光芒来,那么对于动物来说那就是纯粹的灾难。美洲人在没有和外部世界接触之前,始终 没有发明出轮子来,所以那里的马就非常辛苦。载重的时候,印加人会用两根长杆做成担架状,一头让马背着,另一头放在地上。杆尖触地的摩擦力比较小,马就那 么拉着担架上的货物前进。从这个角度上看,马儿的确很辛苦,杆尖再坚硬再光滑,和轮子相比,阻力还是太大。

不过和它们在古罗马帝国的兄弟姐妹相比,这反而是种幸运。在古罗马早期的浮雕壁画上,负重的马匹总是头高高抬起,显得很昂扬的样子。同时,在罗马的法律中 有一条规定:两匹马不得拉超过500公斤的货物。这让历史学家很感兴趣,因此做了详细的研究。结果发现,虽然古罗马的马有车轮可用,但是古罗马人用的是软 轭,也就是套在马颈肩部的带子,马的力量透过马轭拉动重物。当货物重量太大时,马轭陷入肌肉,使马窒息。专家们做了测试,两匹马如果去拉500公斤以上的 货物,很可能双双陷于窒息,这就难怪古罗马的马在拉东西的时候很昂扬的样子,它们快憋死了。

在这个问题上,古罗马人就不如中国人聪明,中国人很早就发明出了木制的硬轭,在受力时不会变形,把力量分散开来,而且不会陷入肌肉。因此,马就能拉动更大 的重量。有中国人这样的马主,是马儿的幸福。当然,归根到底什么主人都是糟糕的,不如在野地里自由奔跑、饮水、吃草、交配来得快乐。不过那是站在马的角度 上说话,毕竟我们不用尾巴赶苍蝇。

即使在今天,我们进入工业社会很长时间了,很多人还在驯养动物。为了教会自己家的小狗上个厕所,捡来骨头而高兴不已。如果养的是傲慢的猫,主人甚至会为了 那东西懒洋洋躺在沙发上伸出前爪打个招呼而兴奋莫明。我不养狗,也不养狗,家里甚至连盆文竹、仙人球都没有。然而那种人类远古洪荒时代里就有的驯服动物的 热切依然流淌在我的血脉里,这种热切总要让一个人找点什么来驯养一下,所以我选择进化序列顶端的人类。

在驯养各种动物中,驯人的难度是最高的,而且未必能找到合适的目标。幸运的是,我们有互联网。在网上,有很多合适的驯养对象,比如说昨天晚上我玩的这几 只。他们头脑简单,体力充沛,用来驯养最合适不过。打上一个耳光,然后指定一个地方让他们刷屏,他们立即就乖乖地去了。说句心里话,比驯猫驯狗好玩多了, 而且相当有成就感。

这种可供驯养的人类一度是网络上的危害,很多人怕了他们的谩骂和刷屏。但是考虑到在网上有如此之多的“沉默的大多数”,这种高度的行动力着实让人欣赏,而 且可以加以利用。最低限度上,昨天晚上我要求他们把我的BLOG刷上17万点点击,他们很努力地做到了,活活刷了6000点出来。为他们想一下,这的确是 很不容易的事情,全手工刷屏。即使有三个人,每个人都分了两千下。有人说世上没有免费午餐,这话不全对,如果你懂得驯几头人玩的话,确实有免费点击。

他们能做的事情不止是刷屏,只要给予他们适当的刺激,他们就能和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在铃声和胃液之间建立起联系来。昨天晚上的肇因是他们中的某一个为了黎宛 冰辩护,被我一脚踩中了尾巴,所以立即HIGH了三个小时。从这里就可以看到,只要给予合适的刺激,他们能为你做任何你想在网上做的事情。关键在于你得了解这些人的习性,并且在合适的部位来那么一下子。

驯什么都不如驯人,没事大家也驯两头玩玩?

没有评论: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是一本哲学书,但是却用了诙谐有趣的写法,一般大众也勉强可以读,但我还是认为它更适合受过完备教育的读者。虽然今天的完备教育也不怎么样,不过读起来至少不会太过吃力。 一看到诙谐有趣的写法,可能就有人会想到《苏菲的世界》这种哲学普及读物。不一样的,类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