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1-18

减重研究(八)

 

如果你像我一样研究减重的相关问题,那么迟早也会像我在昨天的《减重研究(七)》里一样,遇见论文相互打架的现象。我们想要寻求答案,那么还有谁比医学科学家更权威的人员,还有什么比专业医学期刊上的论文更为严肃的内容?然而,你一旦那么去做,就会和我一样痛苦。因为这些医学科学家的观点并不统一,医学期刊上的内容也不保证“正确”,因为编辑部允许刊登一些发现,但可能结论并不能支持发现;也允许刊登一些分析结果,但可能研究方法和样本本身存在难以觉察的缺陷。简单说起来,别人在那里百家争鸣,相互启发,而我们去的目的只是想要拿到正确答案。那么,别人的意见不统一怎么办?

请回到第一章《减重研究(一)》,在那里我谈了关于心的话题。现在,同样需要运用心的力量。如果我们的发心是正确的,如果我们的内心是冷静的,如果我们认同寻求真知是最重要的,那么,我们就可以避免最大的一个陷阱:找寻那些我们喜欢听的话,找寻那些支持我们内心欲望指向的论文。就像昨天的胆固醇问题,可以找到许多论文支持胆固醇,也可以找到更多论文反对胆固醇。如果你认为满足自己对煎鸡蛋和红烧肉的热爱更重要,那么,你轻而易举地可以找到一堆论文来支持你的想法。而如果你是一个坚定的素食主义者,同样的,你也能找到一堆论文来支持全素饮食。

但如果你认为寻求真知是最重要的,那么,有些时候你即便感觉非常痛苦,你也会艰难地选择自己理性判定为正确的一方。

比如说从理性的角度分析,我很喜欢《减重研究(七)》里提到的美国小镇弗雷明汉(Framingham),尤其喜欢那个LDL在不同HDL下的结构变化分析。为什么喜欢?因为在这里进行的连续检测历经三代人72年,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段,而且是一座城市的人。而许多论文无论观点多么新鲜,却往往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段内,观察一小群人得出的结论。那么,对于减重这种可能要维持数十年的行为,哪一种论文的参考意义更大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此外,我喜欢它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它揭示了数值之间的关系,而不是一种简单的结论,是或者否,这也给与人很大的信心,因为知道相对关系意味着触及到了更为深层次的规律。

即便如此,就这个研究项目而言也依然可以发问挑战:弗雷明汉是一个白种人聚集的小镇,它的分析结果对其他人种是否也适用?弗雷明汉是一个中产阶级聚集的小镇,居民的生活压力水平、生活习惯对结果有无影响,能否外推到其他国家的其它社会阶层人群?诸如此类的问题,可以继续问下去。

而支持胆固醇一方的重磅文章,发表于2017年8月的世界著名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上。论文对五大洲18个国家的13.5万人进行了大规模饮食和健康数据搜集,得出结论说膳食脂肪摄入量最高的人群比最低的人群死亡率低23%,碳水化合物摄入量最高的人群比最低的人群死亡率高28%。于是,多吃肉是对的,多吃米面反而不好,论文支持了低碳饮食、生酮饮食等饮食方式。

但它随即也遭到了挑战,反对者认为研究报告把蔬菜、水果、豆类、粗粮、细粮全部不加区分都划归在碳水化合物这一项里,完全忽视了不同类别的碳水化合物对健康的不同影响。而且,18国里那些大量以碳水化合物为生的人,很可能深陷极度贫困,因为高碳水化合物、少油、多盐,这是穷人的食物。那么,由于穷人营养不良可能性高,获得医药卫生救济的可能性小,他们更加短寿不能证明是碳水化合物的问题。同样,各国吃得起大鱼大肉的人,可能处于更高的社会阶层,拥有更好的医疗健保条件,他们活得更长一点可能也并非来自食物的加成。这么分析起来,反对意见似乎也有其道理。

现在,你明白我的痛苦了吗?标准答案在哪里?正确答案在哪里?十六年学校教育让我们做标准化试卷,每道题都有标准答案。现在,真正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,只是一个减重问题,标准答案是什么?为什么没有人给出一个正确答案好让大家去背?

因为寻求答案是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事情,这也是一个人对自己负责的方式。

面对观点对立的论文,形形色色的主编推荐论文、同行评议论文、高引用指数论文,以及各种学派泰山北斗之间的历史恩怨情仇,学派观点的此消彼长、死灰复燃,我认为自己不能把论文当做是武打片来看。需要看的是他们的观点,观点对应的研究手段,他们研究的着眼点。这里面会存在共性的部分,那就证明这些共同的部分重要性很高。比如说血糖,比如说血脂,比如说血压,如果大家都选取这些作为研究的重要参数,那说明它们对于我而言也很重要。

基于不同的观点,医学科学家们得出不同的结论,给出不同的建议。那么,如果我是去追寻不同点,可能会找到一张巨大的列表,从中除了争论我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但是,如果我是去寻找相同点,求交集,用红圈把各方势力都肯定的元素圈出来,那么我有很大概率抓住了问题的核心。下面,我想分享一点我的求交集结果:

1、无论是哪一派,哪一种观点,就没有反对运动的。都坚定地宣称,运动对减重、健康、代谢综合症候群逆转有正面贡献。争议在什么运动方式,有氧、重训还是高强度间歇式运动?所以,运动毋庸置疑是重要元素;

2、无论是哪一派,哪一种观点,除非是诈骗犯,就没有反对每天大量吃新鲜蔬菜叶的。它们都鼓励增加膳食纤维,增强胃肠蠕动,从蔬菜中摄取身体必须的钾元素。争议在脂肪、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的比例,究竟谁高谁低,应不应该把其中一项减到极限状态?所以,新鲜蔬菜也是重要元素;

3、无论是哪一派,哪一种观点,就没有反对充足睡眠的。都认为充足的睡眠有利于肌体修复自身,有利于分泌生长激素,有利于缓解压力。关于睡眠的争议仅仅存在于睡几个小时算充足睡眠,怎么睡算是优质睡眠。所以,睡眠也是重要元素;

4、无论是哪一派,哪一种观点,就没有不会提到肝脏的。所有的讨论都会谈到肝脏在体内能量循环、物质循环中的重要地位,基本就是人体内的化工厂。各方自然也都反对喝酒,反对熬夜,反对脂肪肝,反对增加肝脏负担,希望提升肝脏功能,为身体其他器官运行减负。所以,保护肝脏也是重要元素;

5、无论是哪一派,哪一种观点,就没有不反对糖的。在碳水化合物与营养平衡问题上,各方的意见并不统一,有人视碳水化合物为毒物,有人视之为身体必须。但是在糖的问题上意见都很统一,不要喝含糖饮料,不要喝浓缩高果糖饮料,不要吃太多糖,糖的供应量已经太高,身体完全负荷不了。所以,戒糖也是重要元素。

此外,大家也都反对高血糖高血压,都反对高压力,反对高盐。

现在,我把以上所有的要点都放在一起,看一看它们能否组成一个自洽的循环体系:首先,你得运动。运动之后就会感觉到疲劳和饥饿,血糖和血压下降,于是你要进食。进食的食物配比各自不同,但是无论你听哪一家的,都得吃大量新鲜蔬菜。大量蔬菜带来钾、维生素和纤维素,同时又不好红烧酱爆,意味着你的盐分摄取会下降,血压会进一步降低。因为运动带来疲劳,你的睡眠起码在短期内会转好,不再熬夜,保护了肝脏。随着肝脏的好转,胰脏的压力得到减轻,身体控制血糖的能力变得更好,减肥效率得以提升。最后你戒了糖,身体不再随时血糖冲高,也减少了相当多的能量摄入,使得你的运动燃烧脂肪更有效率。随着脂肪燃烧,减少盐的摄入,身体会排除部分水分,让你看到明显的减重。于是你受到激励,继续运动,变得对整套方法更具信心,于是循环得以继续。

这样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整个体系是可以运转起来的。无非是留了一些填空题给你,让你去尝试,去感受,去判断自己的身体对什么填空选项更为合适。这包括何种锻炼方式,何种膳食结构,何种进食方式,以及,你具体要盯住自己身体的哪些指标?是皮下脂肪、体重、脂肪比、血压、血糖、血脂、胰岛素还是体态体型?等到确定循环可以有效继续,再回过头去研究论文,看有哪些方法提升效能,有哪些风险需要注意,有哪些缺陷需要弥补。这时候,看各方吵得越厉害,对于自己来说也就越有利。

像我这样的普通市民,并没有医学、生理学、生物化学、营养学方面的学养。想要通过专业人士的论文进行深入分析,讨论孰是孰非,也无异于痴人说梦。但是我还是能做到三点:一、不要进行自我欺骗,找一堆支持自己喜好的论文,用阴谋论贬斥另外一方,把科学变成宗教;二、找到一点核心元素,勉力架构一个可以执行的体系,在执行中再去做调整,努力形成一个正向循环。

最后,在真实生活中不要去追求戏剧化。对媒体发表的只要......就.....一类文章保持警惕,对媒体发表的所有“颠覆”、“打破”、“重新定义”一类的“健康新发现”保持高度警惕。多少年出一个哥白尼,多少年出一个乔布斯?为什么我那么好运,在医学领域里隔三差五就出现一个掌握新知要挑翻旧世界的英雄?就要来颠覆一下我的认知?

去掉戏剧化,哪怕戏剧化很动人,自己也渴望戏剧化的结果。否则,读再多论文,只是徒然增加了自己的困扰。

土鳖抗体牛


题图摄影:Annie Spratt

图片授权基于:www.unsplash.com相关协议


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

【微信号】Bitsea

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,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。

请你相信我:

我所说的每一句话,

都是错的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禅定时刻

没想到,一路写到第八了。希望在十章前结束掉这个系列,毕竟我不是一个营养学博主。好运街、团结湖、和平里、白马雪山、金孔雀乘务组、退休干部书法协会、镜面鸡蛋羹隐修会、截喷道的朋友们都还在等着我呢。

没有评论: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是一本哲学书,但是却用了诙谐有趣的写法,一般大众也勉强可以读,但我还是认为它更适合受过完备教育的读者。虽然今天的完备教育也不怎么样,不过读起来至少不会太过吃力。 一看到诙谐有趣的写法,可能就有人会想到《苏菲的世界》这种哲学普及读物。不一样的,类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