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1-18

减重研究(九)


这一期我准备对《减重研究》系列做一个回顾与总结。未来还可能有第十期,其中打算详细地介绍我个人这一轮减重所用到的设备、膳食计划和锻炼方式。不过那都是非常个人的经验和体会,只适合作为全系列的附录出现。所以,今天的《减重研究(九)》就是这个系列正文的终结。


在文章一开始,我要感谢所有坚持读到这里的读者。要知道此时第一章的阅读量是5万6,第八章的阅读量是2万3,自从公众号有阅读数据统计以来,我还没见过如此惨不忍睹的阅读量。你们可能并不知道,因为连续八天的连载,造成700多读者取消订阅。所以,诸位能够用阅读来支持这次专题连续创作,我内心对此充满感激。现在让我们一起来共同回顾:

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,其实应该从10月9日的《断食研究》开始。那时候我已经对各种减重方法产生了许多疑惑,并且开始着手寻求解答。在那篇文章里,我提出的问题要远比解决方案多。你也可以通过那篇文章,窥见我的性格特点,对于结论总是持有怀疑的态度,总是要提出问题,然后才是动手解决。

在我看来,《减重研究(一)》是整个系列中最重要的一篇。如果从实用主义的角度看,它里面没有提出任何一个可执行方案,没有给出任何一个解答,是不折不扣的废话。但我坚持认为非此不可,如果一开始我们不讨论心,不讨论内在的变化,那么就绝不会产生任何实际改变。几周前在北京的街边,有一幕景象深深地打动了我。那是一位卖菜的中年妇女,在大声朝自己的丈夫嚷嚷:“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,那我们就不怕!”。她的坚定和强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相信她没有什么社会资源,也没有多少力量,但是她内心的信念,对正确之事的坚定信念,却明显成为了她的倚仗。

具体的运动计划、健身器材、瓜果蔬菜、营养补剂、医学理论,都是外在力量,也都无法长久让人倚仗,可以籍此始终克服自己的惰性和逃避。而来自内心的力量却要强大得多,不单因为它是对的,更因为它有真正改变的意愿。我听一些读者说他们在反复阅读这个系列,这让我感觉受宠若惊。其实这个系列的大部分内容无非是老调重弹,类似的观点和表述并不少。如果想要反复阅读的话,我建议读第一章就够了。绝大多数时候,人们并不是缺乏理解,缺乏方法,而是缺乏对自己的信心。

减重研究(二)》中,我以间歇性断食作为例子,展示如何分析和理解这种减重方式。这里可能会产生一些误会,我并没有说间歇性禁食最好,也并没有说人人都应该间歇性断食。我之所以用它作为样例,是因为它目前比较流行,而且我对它的理论也进行了学习和研究。让我再次强调一遍:重点是如何分析和理解某种减重方式,并不是推荐它,叫你拿过去直接执行。如果我是那样的想法,就没有必要写那么长的一个系列。

减重研究(三)》讲述了我放弃了热量为减重的数据核心,转而聚焦到胰岛素的原因。其实,就是倾向性地认定高碳水化合物和糖类对体重的影响最大,同时也暗示了它们对代谢综合症的影响。此后各章的论述,也始终没有脱离降低高碳水化合物和糖类摄取的这个理念。由此,可以看出我不认同热量是可以等同替换的,同样的热量,吃不同的食物对身体造成的影响并不一致。我认为,热量不是一个可靠、便利的指标。

减重研究(四)》其实是个意外,它打断了我原本的叙述节奏。原因是来了一个打横炮的人,我不得不中断原先的计划,专门谈我对减重方法研究的出发点:你总能选择出一个利于自己执行,又不那么痛苦,而且有可能转化为长期行为的减重方式。从这一期开始,我对任何贸然闯入,大声嚷嚷“只要......就....”的一招平天下犯就变得非常不客气。因为大家的出发点不同,想法自然也就不同,我并不想听另外一套思维模式下给出的所谓“简单方法”。

减重研究(五)》讨论了身体的工作模式和能量来源,分析了从葡萄糖运行模式切换为脂肪运行模式的可能性,以及所需要面对的问题。有些读者据此认为我是在推荐生酮饮食,其实这也不对。有许多种方法可以让身体进入轻微酮症状态,并非只有生酮饮食才能做到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也不认为尿液中的酮随时达到四个加号,长久这么保持下去是好的。

减重研究(六)》是《减重研究(三)》的延续,我继续以胰岛素为核心,讨论了胰岛素抵抗问题。这样本系列就超出了肥胖人群,对更大的人群具有参考价值。我不否认,这里有我的偏好。通过我的自学,我偏好胰岛素抵抗学说。认为它是代谢综合症的起始,也从这里一直贯穿到后续的肥胖和高血糖。如果想要减重,降低身体胰岛素抵抗可能是需要全程都需要做的事情。

减重研究(七)》主要讨论胆固醇问题,它是整个系列里最为复杂,时间地域跨度最大的一篇文章。我希望通过历史回顾和实验报告,让读者认识到胆固醇的复杂性。于是,从饱和脂肪酸讨论到胆固醇,从胆固醇讨论到脂蛋白,从脂蛋白讨论到脂蛋白结构,从脂蛋白结构讨论到载脂蛋白。算是可读性最差的一篇文章,但是我希望自己说明白了一件事情:不要孤立地看待LDL升高这件事情,你需要和HDL以及其他慢性病、遗传基因、生活习惯、年龄等因素综合考虑。文章最后我忘了说一句话:相信你的主治医生,如果他要给你开降脂药,那么你就应该听话先吃

减重研究(八)》脱离了减重这件事情本身,转而去谈如何看医学论文。就胆固醇这件事,通过分析不同的论文,谈如何在彼此对立的结论中找寻到适合自己的可执行方案。在留言区中,我谈到了这篇文章的主旨:若我们多年所学,训练得来的思考方式,竟然不能应用于现实生活,去解决现实问题,那么我们其实并无所学。我始终认为,减重是个人的事,也需要个人对此负责。我写这个系列的目的并非是直接给出正确答案,勾出唯一选项。而是鼓励人们去思考,采取各自不同的行动,最后在减重成功,恢复健康的那一侧重逢。这里又回到第一章《减重研究(一)》,强调心的作用。如果我们发心正确,以追求真实为首要目的,那么我们就不会因为追求自己想听到的答案而遭欺骗和愚弄,我们就多少可以找到一点可以执行的方法出来。

通过这一轮的减重“研究”---有人见不得我写“研究”两个字,大概有“你也配姓科”的意思,那我打个引号好了---我最深的感触是,人类所知的那点东西,只是漆黑一片中的一小团光亮。在这团光亮周围,全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。因此,所有的努力看起来都有几分悲壮的意味。医生和医学家所知的那一小团,在健康领域要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大一点,但是和周围大量的无知黑暗相比,依然算不得什么。因此,我以为我们有必要祛除两种倾向:

一种是认为需要开全知视角,考虑到所有复杂的变数,否则我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。这种看法是知识分子特有的知见障,须知世界上大多数的事情,人们都是在部分了解,分析特例的情况下,就开始做尝试。然后,因为这些尝试获得更多的了解和认知,进而修正执行。否则的话,人类不会有大航海时代,军团永远也出不了军营,企业主永远也指定不了经营计划,也没有人能结婚生孩子。

另一种的大众的愚妄,把世界上各种事物之间的关联想成是线性的,就像是当做一台巨大的机器。只要按下A按钮,就必然可以得到B结果。你就算是一台自动贩售机,薯片还可能卡着掉不下来,更何况是由无数种酶、激素控制着的精密人体?相比之下,类似我这样长篇累牍的分析的确很麻烦费事,远远不如“别问,你跑就行了”、“别问,你每天喝醋就行了”、“别问,你别吃肉就行了”、“别问,你每天吃10颗醋泡黑豆就行了”来的那么简单直接。

不,我要问。我问,所以我才是我。你不问也可以成为你,但那和我无关。

最后,我还有一段话专门写给曾经或者正在减重的读者:就像你的身体在抵抗你剥夺它的脂肪一样,这个世界也在抵抗着你。如果你看过这个系列每一篇文章下面的留言,你就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在减重过程中遭受的讽刺、打击、否定、不理解、不宽容。以我这样凶名在外的人,尚且不能免除那些恶意的留言,何况是温和的你?有人说我写了一个系列的科普,不对,我不认为我是在科普。因为那都是一些常识,为各种保健医生、营养学家讲了又讲,你可以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。我认为《减重研究》系列最大的价值,是给曾经或者正在减重的你以信心。在这个世界上,并非只有你一个人在孤单单跑步、快走、俯卧撑、嚼生菜叶子,怀疑自己能否坚持下去,担心未来某天是否又会反弹,计算着体重下降还有多久就会撞墙,每天太频繁称重以至于体重计需要经常更换电池......这里还有我,我也正在路上,请你相信自己。

加油!

---THE END---


题图摄影:Markus Winkler

图片授权基于:www.unsplash.com相关授权协议


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

【微信号】Bitsea

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,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。

请你相信我:

我所说的每一句话,

都是错的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禅定时刻

写完了,写完了,终于写完了!好累啊,好累啊,好TM累啊!


没有评论: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

《蚱蜢---游戏、生命与乌托邦》是一本哲学书,但是却用了诙谐有趣的写法,一般大众也勉强可以读,但我还是认为它更适合受过完备教育的读者。虽然今天的完备教育也不怎么样,不过读起来至少不会太过吃力。 一看到诙谐有趣的写法,可能就有人会想到《苏菲的世界》这种哲学普及读物。不一样的,类似...